番外之婚礼

小说:青龙学长来夜访作者:克克鱼更新时间:2019-05-20 20:55字数:306096

失去了神识,失去了魂珠,没有了漫长的生命,长静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可我们仍然觉得这已经是上天给我的恩赐,所以我们比以往更珍惜在一起的日子。

我没有通知任何人,静悄悄的把长静带回了家。

老爹知道以后十分高兴,简直高兴坏了。

以前他总是看着长静不顺眼,自从知道我怀着长静的孩子,态度马上变了,我称这个过程叫做——变态。

长静的态度依旧很生硬,他始终是不擅长交际的,整天呆在屋子里不是看书就是看电视上的无聊节目。老爹见他也没有什么事做,就打起了歪主意。

事情是这样的:

老爹一边喝茶一边温和的对我说:“萌萌啊,正好我公司里缺人手,就让臭小子去试试吧?”

你就是想趁机虐虐普通人的长静是吧?

我想了想,转头问长静,“你想去吗?”

“好。”他脸上露出一丝兴致,抬手推了下眼镜,寒光滑过镜片。

“那就这么定了。”我微笑着拍拍长静的手,希望他手下留情。老爹,你可要自求多福哦……

果然不到一个月,老爹哭着跑回来了,“萌萌,赶紧让他回来,速度要快!”

“怎么了?”我悠闲的喝着下午茶。

“那死小子,在我公司里不到半个月就把我公司的运作全摸透了,现在自己在外面开公司,开发了新产品,还从我这里重金挖人!!!”老爹哀嚎,扯头发继续说:“而且最近我听说他和全国第三强的公司签订了合约,然后半夜给我打电话说他想收购一间规模不错的公司……”

“噗——”我一口茶水喷出来。长静这是成心要老爹睡不稳啊……

“萌萌,没事吧?”老爹有点担心。

“啊,没事。”我擦了擦嘴,安慰了老爹几句,马上打电话给长静。

他接得很快,一开口就说:“出来,我在门口。”

“咳——”我被呛到了。竟然知道我要找他?

“怎么了?”他问。

“没有,我马上来。”

我从沙发站起来,慢慢穿过客厅,拧开门就到见一辆小轿车在朦胧的大雨中缓缓开过来。

“哒。”车门被推开,一把黑色伞冒出来,接着一条长腿跨出,身穿正式西装的长静拿着伞不紧不慢的向我走过来,他没有戴眼镜,沉静的眼睛始终注视着我,嘴角微扬,脚下的雨花腾起水雾,衬得他如水仙墨画里走出来的人。

“我要去签合同的地方,刚要好路过这条路……”他解释。

“所以就顺道看看我?”我微微有点感动到了,虽然只是顺道。

“嗯,半个月不见了……”他说着,眉头拧了会,又补充了一句说:“车里看不清楚。”

这回我真的被感动到了。不是顺道。

“进去吧,夏天雨水冷。”他吻了吻我的额头。

我点点头,又想起老爹的事,便问:“你真的打算收购老爹的公司吗?”

长静给了我一个诡异眼神,凉凉的说:“你说呢?”

好可怕。我一阵毛骨悚然……

之后没多久,一夜之间,老爹的公司忽然挤入全国十强,这个结果震惊得我下巴快掉了。

“好小子,算你识相。”老爹收过长静手里的合同,高兴的合不拢嘴。

我瞪圆了眼睛,转头问长静:“你说要收购公司,并不是要收购老爹的公司,而是想征询老爹的意见?”

“嗯。”长静点头。

好嘛,我就知道你成心的,你成心的,你成心的!!!

啊呜,可怜的老爹那几天差点把头发急白了。

“不过……”我有点好奇,“既然你都自己成立公司了,为什么又把公司给老爹呢?”

“不是给。”长静面无表情的说。

“那是?”老爹也好奇了。

“聘礼。”长静。

“……”我捂脸。

“啪!”老爹立即把合同甩了出去,脸上一阵抽搐。

那可几亿的合同啊,我看着都心疼了,更何况老爹?

“放心,我有其他公司备份的。”长静抽一叠,推到老爹面前:“你慢慢丢着玩。”

气死人不偿命……

炎续来了。

他见到长静的第一反应就是拔刀。

我惊出一身冷汗:“有话好好说。”

“我跟鬼没话好说。”炎续坚定的认为长静是阴魂不散。

长静将我拦在身后说:“无关人员,请撤离现场。”

无关人员?我吗?

好嘛,好嘛,我是无关人员。

我准备走人,长静拉住我,“不是你。”

“是他”长静指了下炎续。

“呃?”炎续还没有反应过来,长静就拉着我来了个长吻……长吻……

咳,无关人员,请撤离现场……

我懂了,炎续也懂了。他走了。特别坚决。

就这样,长静不费吹灰之力,甚至还得了一个便宜,就秒杀了一位情敌。以上,是我自己认为的。

长静放开我,抹着嘴说:“亏了,晚上记得补偿我。”

“……”做人不可以这么腹黑无耻,好孩子千万不能学。

回头我想起炎续的诅咒,他这两年一直没有出现任何奇怪的现象,更别说来点火**了,难道他自救了?

我把疑惑告诉长静。

“……”他缄默许久,似乎不太想说。

我说:“我只想让我们在一起更安心些。”

欠的人情,迟早是要还的。

长静把我揽进怀里,闷声说:“炎续的诅咒中有个巨大bug,它成立有两个条件是:签咒人,签咒人爱上受咒人,并没有说签咒人一定要嫁给受咒人……”

长静没有更详细的说下去。

我当即明白过来,转身抱住他说,“按照你的推理,这个诅咒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大bug,那就是爱上受咒人,并没有说这种爱一定要是爱情。”

“……我懂了。”长静脸上有了温暖的笑意。

为什么还要去见意钧呢?

因为意钧就要嫁给那个神似长静的人了,而那个人跟长静的关系还不是很一般,按长静的说法是——特别一般。

具体来说是:

某年长静在封妖镇做任务时,意外救了一条千年蛟,没想到他刚好恰逢化形期,竟未征得长静的同意,就以长静的样子做了化形模板,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了。

结果可想而知,长静不是那种肯吃亏的主,为了版权问题将这条蛟给追打得满头包,然后压榨了两千多年……

后来,长静给它取名——烈。小名:饺子。

话说回来,烈与意钧在订婚宴那一夜**,勇猛的一次性中奖了,俗称:怀孕。

我大着肚子参加了他们一家三口的场外婚礼,想想就觉得极囧,以后他们也要一家三口来参加我们一家三口的婚礼。

那天炎续也到场了,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变化太大了,有点让我吃惊。

我向他打招呼:“炎续!”

他迟疑了许久,“嗯,他呢?”

“他说有点事,离开一会。”我有些心疼。炎续懂得控制住脾气了。

“这里人多,不要老是乱晃。”他对我笑了,笑着笑着流泪了,“宁萌,我还是做不到不理你……”

我想哭。可是我不能。我说:“你要幸福啊。”

“这是必须的!”炎续仰头,“老子没有你,也照样活得很快活!”

“那就好……”我哽咽。

忽然天空下起樱花雨,白衣少年微微仰头,花瓣滑过他的黑色短发,美不胜收。

“宁萌。”长静在身后唤我。

“来了。”我转身对他灿笑,和炎续一样的笑。

长静对我伸出手,我把手放入他的手里,他大声宣布,今天也是我们的婚礼。

震惊之余,我看到熟悉的人,一个个的入席。

廖钦和阿童穿着伴娘的装束,她们在我头顶别上朦胧的花纱,脸上是幸福与安逸的笑容。

透过朦胧的花纱,我看见炎续和科维多给长静当起了伴郎,刚刚一怔,手就被人挽起。

我转头,看见老爹穿着正式的西装,对我眨了眨眼睛,“萌萌,该走了哦。”

不用说,这场花瓣雨肯定是比菲图的杰作。也他不知躲在哪里,无聊的打着哈欠,边撒花边说:“人类真无聊,直接洞房多有趣。”之类的话。

他们推搡着我们往前走与另一对新婚夫妇会合,意钧手里抱着婴儿,我看得出来,她很幸福。

老爹带着极度不舍的情绪,将我慎重的交给了长静,那会我觉得老爹真的老了很多,尤其是失去林锦茹以后。

我对他露出幸福的微笑,他总算安心跟着我笑了。

他要求太简单,简单到只要我幸福就好。

长静拉着我走上台阶,接受所有人的祝福,他在热切的呐喊声中,掀开我的花纱,浅浅的吻了我。

他说过,要让老爹和林锦茹一起参加我们的婚礼。他做到了。

“长静,我好高兴。”我笑着转身,丢出了头上的花纱,它顺利的落在了廖钦的头上。

她脸上一红,身边的孝世朗爽一笑,把她打了个横抱,“那就一起吧!”

“啪——”一巴掌,廖钦顺利结束掉孝世这种没格调的求婚方式。

我暗地里叹气:看来他们有一场长跑恋爱要跑呢。

婚礼末了,允时送给我一副画,一副我的水彩画像,上面的女孩是蓝色的头发,如流光般的金色眼睛,和一抹带着清灵与狡黠的笑。

这就是他心中的我。

“很漂亮。”我对他说。

“喜欢就好。”他背对阳光转身离开,风吹动他披在肩上的披风,左边的袖子随风晃荡,远处扎双马尾的女孩追上去,他伸出右手拦住了她的肩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