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终结章

小说:蛊惑天师作者:呜呼呀更新时间:2019-05-20 21:27字数:297858

在蛊母说完话后,张扬顿感体内蛊虫繁衍速度加速,数量激增,与此同时,他亦感觉到浑身充满爆炸性的力量,精神无比亢奋,需要通过某种途径去发泄。

那个二品副院长还在与张扬对攻当中,其手中所持元气剑正恶狠狠刺向张扬的脑门。

张扬单手举起红刀,用力一挡,但见那副院长之元气剑顿时折断为两截,与身体隔断了联系的半截剑身顿时化作烟尘消散于空气当中。

那副院长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那半截剑身化作袅袅烟尘,竟是愣住了。

张扬毫不迟疑,没有持刀的手向前一推,元气弹应手而出,砸向了副院长前胸。同时,张扬看也不看那元气弹是否击中了对方,他纵身向侧前方若大鹏展翅般一跃,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任中龙击向陈静的一掌。

“砰”,劲气碰撞之声宛若雷鸣,鼓荡的气流卷起烟尘滚滚,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张扬!”陈静既感动又哀伤的惊叫,她本自忖无力躲开任中龙的袭击,已生待死之心,却不料张扬竟以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住了致命的一击,她怎么能不感动,怎么能不痛心?

爱意在一瞬间攀升到了顶点,感动的泪若决堤的水滚滚流下,无论今番张扬是生是死,她陈静的身与心就在此刻已定下了归属。

“哈哈,”任中龙得意地发出夜枭般的狂笑。赤红地双眼衬上狰狞的面孔,显得无比邪恶。他用近乎呓语般的口气说道:“张扬,这可是你自寻死路,在我全力一击下还没出现过幸存者呢,除掉了你这个能够吞噬我分身的祸患,他们。就再没有恢复的希望了,哈哈哈。”任中龙一边狂笑一边用血红双眼冷冷扫视着其四周地反抗组织成员。

劲气相撞导致的巨响过后,对战双方已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攻击。反抗组织成员如今尚能战斗的仅仅只剩下小部分了,其他人都躺在了地上生死未知,同样的,地上也躺满了魂帮众。且数量要远远超过反抗组织,虽然如此,剩下的魂帮众人数仍然是反抗组织地数倍有余。

很明显,斩首行动未能成功,看罢场中形势,残存的反抗组织成员眼中已流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但是。并没有人由此而甘心屈服,主动投降,死战到底的信念自每一个人的身上蒸腾出来,肃杀气息弥漫于周围。

“任中龙。你高兴得未免太早了!”烟尘中响起了张扬响亮地声音。“没有驱除掉你体内戾魂之前。我是不会死地。”

烟尘渐渐变薄。张扬缓步走了出来。虽然衣衫褴褛。但他地精神是昂扬地。他地脚步坚定而有力。他地胸膛骄傲地挺着。他地脸庞上洋溢着自信地微笑。他地眼神清澈而又明亮。

反抗组织成员们地眼睛重新燃起了亮光。魂帮众那冷漠无神地眼中则显露出了畏惧之色。

“张扬!”陈静激动地呼唤着。泪水再一次涌出眼眶。侵湿了衣襟。不过。这一次。是喜极而泣。

“这不可能!”任中龙气急败坏地嘶吼了一声。接着。扬起手臂。状若疯狂地朝着张扬再次发动了猛烈地攻击。浓厚地劲气狂风骤雨般毫不保留地砸向张扬。

“砰砰砰”。劲气相撞之声若连珠炮一般响起。

再看张扬,竟是毫发无损,任中龙的元气攻击在张扬五米外的距离就似撞到了实物般纷纷爆裂开来。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的心中几乎同时泛起了一个疑问:张扬的护体元气范围竟达到了数米?这可是前所未有的!

任中龙也不相信,但是,在他多番攻击无效后,他终于认清了这个事实。他有些气馁的瞪着张扬,似是有心要用目光射穿张扬的护体元气。

张扬对着任中龙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之后,甚是随意的扬手一挥,一个兵兵球大小的艳红色小元气球脱手飞出,缓缓的摇摇欲坠的朝着任中龙的前胸飞去。

看着这似是毫无威力的小元气球,任中龙有心要讥讽张扬几句,但是,转念间,他改变了想法,他预估到张扬不会无的放矢,这个小元气球肯定有古怪。

任中龙谨慎的向旁边一闪,那小元气球也随之改变了飞行轨迹,无论任中龙向何方闪躲,那小球依然不紧不慢的朝着他的前胸挺进。

小元气球以缓慢的速度逐渐接近了任中龙,到了距离任中龙有五、六米的时候,小球骤然加速,恍若火红流星,因为速度过快,用肉眼看上去仿佛拖了一条赤红色长尾。

任中龙大惊失色,急速向后退却,然而,他的身法虽然似鬼魅,但又怎避得开这势若闪电般的一击。

闻听得任中龙闷哼了一声,眼瞅着他的身体不自然的跃到了半空,一股鲜血随之飙射出来,赤红血滴洋洋洒洒于半空中溅落,接着,“吧嗒”一声,任中龙身体宛若死物一般摔落于地,众人这才看清,在他的胸口处有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可直接看到对面的景物。

“好耶!”眼见罪魁祸首伏诛,反抗组织成员们情不自禁发出欢呼声,反之,魂帮众则一脸的颓废丧气神情。

陈静满心欢喜的跑到张扬近前,想要祝贺他几句,却发现张扬不仅面无喜色,而且神情甚为紧张严肃,双目死死盯着任中龙的尸身,眼珠一动不动。

陈静不由也顺着张扬的眼光看了过去,猛然,发出一声极为响亮的惊叫,之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啊!太可怕了,他,他怎么还能动?”

怨不得陈静会如此吃惊,前胸被洞穿,遭受如此重伤,即便拥有法力的仙界之人也会死得不能再死了,然而,陈静眼中的任中龙竟然缓缓的站立了起来,胸前通透的伤口赫然彰显。

在场的所有人也发现了任中龙的异样,都与陈静一样的惊讶,唯有张扬,还是先前的谨慎神情,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任中龙的变化。

任中龙面无表情,宛若死人,血红双眼泛着凌厉凶光,杀气腾腾的瞪着张扬,口中发出冰冷彻骨语调平板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说道:“想杀死我,没那么容易,我可是不死之身!现在,该是让你尝尝我的手段了。”边说边迈着僵硬的步伐,一步一步接近张扬,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在逐渐增大,那位于前胸的伤口也随之白肉蠕动,快速愈合了起来。

反抗组织成员望着眼前异象,大脑完全处于当机状态,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反倒是张扬,依然镇定自若。

当任中龙距离张扬已不到五米的时候,任中龙的身体有若三丈二的金刚且还在不断增长中,胸前的伤口业已恢复如初,不见丝毫伤痕存在。变大的任中龙抬起比磨盘还要大上几许的巴掌恶狠狠的若泰山压顶般拍击张扬,巴掌距张扬的头顶还有些距离,那顺势而引来的劲风已抽打得张扬身体不停晃动。

眼见得再不躲开就要被拍成肉饼了,张扬却恍若吓傻了一般粒在原地不躲不闪。

陈静心中焦急,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和勇气,猛然奋身向前一扑,将张扬扑倒在地,抱着张扬的身体连着翻了几个滚,那一瞬间,她想的是:若不能一同生,那就一同死!

在陈静奋不顾身扑倒张扬之时,她的耳边闻听到张扬大喝了一声:“蛊母,再不动手,欲待何时?”

陈静抱着张扬翻滚至自认安全之地,回头再看任中龙,却惊讶的发现,任中龙的手掌竟是停滞在了半空中,根本就没有落下来,接着,就见其眼中红光完全退散,庞大身躯轰然倒地,随之,身体逐渐虽小,恢复如正常人状态。

再看魂帮众,恍若失去了支撑的木偶一般,纷纷倒落地扬,却发现他正用眨也不眨的眼睛凝视着自己,漆黑的瞳仁内倒映着自己那白皙的脸庞,他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这是怎么回事?”陈静有些搞不明白了,问张扬道。

“蛊母成功吞噬了戾魂,戾魂一去,分身也就自动死亡了。”张扬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啊,哎呀!”陈静猛然发现自己现在竟还是趴在张扬的身上,姿势甚为不雅,不禁羞红满面,挣扎着要起来。

却不料,张扬伸开双手,揽住了她的腰肢,不仅阻止了她起身,还将一张大嘴凑了过来,吻上了她的唇。

陈静下意识的推了张扬几下,可唇上**的滋味使得她的力气越来越小,心头似有个小鹿在撞,眼睛紧闭,不敢看张扬,但脑海中却全是他的面孔。不知何时,双臂已攀在了张扬的脖颈上,于羞怯中享受着初吻的感觉,心中满布甜蜜,陶醉其中。

(全文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章节更多,

(全本小说网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