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说 Www.HgXsw.CoM

小说:囚娇作者:水尔更新时间:2019-05-20 20:48字数:141388

“你怎么不过去啊,见一面又不要紧!”琳儿推着一脸忧伤的男人。

祁轩彻看着被凌峰拥在怀里满脸幸福的凌筱,心情很复杂,是痛也好是伤也罢。

“啊~呜呜~”一个可爱的小孩因为跑的太快,不小心滑到了。

一双修长的双手轻轻的将他抱起,“摔疼了吗?”祁轩彻蹲在小孩面前微笑的问道,轻轻的摸了摸孩子的脸。

就在他眼光触及到那孩子脖子的那一瞬间,祁轩彻眼中的神情变得复杂难耐,孩子的脖子里挂着一块色彩殷红的玉——血玉,那是祁轩彻当初离开时给放在昏迷的凌筱手里的。

难道……?祁轩彻激动的看着天使般的小男孩嘻嘻的笑脸,“他是……”

小孩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叔叔,小手不自觉的摸上了祁轩彻的脸,祁轩彻本来握着小孩的手突然紧了一下,“啊~”小孩因为疼突然叫了一声。

“哥哥,宝宝呢?”凌筱问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凌峰,刚才那小家伙还在边上玩耍呢,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

“是不是又跑到哪玩去了,别急,我去那边看看。”凌峰安慰的拍拍凌筱的肩,走开了。

“叔叔,我要去妈妈那,不然妈妈会找我,爸爸会生气的。”小巯奶声奶气的嘟囔着,手不停的把玩着祁轩彻的领结。

“呀,小天使!”琳儿跑到小巯面前,欣喜的看着小巯,忍不住摸了一下他的小脸。

小巯歪着小脑袋看着琳儿,眼神有点迷糊,不过立马又笑了,心里自语道,好可爱的姐姐哦,“嘻嘻!”

“你叫什么名字?”祁轩彻抱起小巯,温柔的看着手里的孩子,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密感。

小巯眨巴了两下那双与眼前的男子相似的双眼,说道,“凌……葛……巯,嘻嘻!”小孩天真的笑着,但是祁轩彻的眼里满是伤痕。

“小天使,让这个叔叔抱你去找你妈妈吧!”琳儿不怀好意的用眼神看着祁轩彻。

“嗯,叔叔抱我去找妈妈。”小巯自己也不知为何,好喜欢这个叔叔,他情不自禁的在祁轩彻的脸上亲了一下。

祁轩彻愣了一下,眼中是琳儿曾未见过的幸福,“小巯,你今天五岁对不对?”祁轩彻疼爱的帮他擦去嘴角的油渍。

“爸爸说小巯五岁了,要乖的,不能惹妈妈生气。”小巯天真无邪的笑着,“叔叔,妈妈在那儿,叔叔抱我到妈妈那,妈妈。”小巯手伸向祁轩彻背后的凌筱,凌筱正焦急的四处找寻着她的心肝宝贝。

祁轩彻听着小孩口口声声的爸爸,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只是在听到他喊妈妈的时候,他那难以平复的心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至少这是他和她的孩子,不管现在他叫的爸爸是谁。

抱着小巯,祁轩彻慢慢转身,看向凌筱的所在,那依旧美丽的女人就是他思念了五年的源泉,她是他今生永远无法拥有的海市蜃楼吧!

……

“妈妈!”祁轩彻刚放下他,他就迫不及待的跑向自己的母亲。

“宝宝,你跑哪去了,担心死妈妈了。”凌筱蹲下抱着自己的儿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妈妈,是叔叔抱我来找你的。”小巯回头指着一直看着凌筱的祁轩彻。

凌筱微微的抬头,就在触及到那抹熟悉的目光时,她眼中的泪水慢慢蓄满,心也没了往常的平静,是痛,好痛!

就这么看着彼此,好久好久……

“你过的好吗?”祁轩彻悠悠的开口,眼中也有点湿润,但是仍然带着微笑。

是啊,这样一个男子,笑容本就应该属于他,只是凌筱不知为何,在看着他这么温柔的微笑时,心为何这么的痛,那种好像期待好久的感觉在慢慢的剧增。她摇摇头,拉着小巯有点失神的说道,“哥哥,哥哥……”

凌峰正走过来,祁轩彻背对着凌峰,凌峰没有看到他,“怎么了筱筱?”凌峰急步的走上前扶住凌筱。

“哥哥,我要回家,我们回家!”凌筱看都没再敢看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祁轩彻,拉着小巯就走。

“好久不见!”祁轩彻对面对着自己的凌峰说道,此时的他又恢复了冷俊的样子,真是兄弟,总是能立马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凌峰转身看向祁轩彻,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是眼神的斗争,无言……

“爸爸?”一只小手拉了一下凌峰,“妈妈……”小巯指了一下好像不太对劲的凌筱。

“筱筱……”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喊到,凌峰比祁轩彻快一步跑到凌筱的身边,凌峰拥着慢慢倒下的凌筱。

凌筱晕倒在了凌峰的怀里,“她到底怎么了?”祁轩彻阴沉的声音在凌峰背后响起。

凌峰抱着凌筱没有回头,“如果你希望她能过的好好的,就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小巯,跟爸爸妈妈我们回家。”

……

暖暖的阳光下,凌筱慵懒的靠在凌峰的怀里,看着他们的宝贝肆意的在草坪上奔跑着,小小的身子里仿佛有用不尽的活力。心里是满足的,却在某个角落有着淡淡的缺憾,抬头看着凌峰越渐稳重的侧脸,轻吁了一口气,淡淡开口。

“哥哥,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凌峰温柔的摩挲着爱人的头发,“是什么梦,告诉哥哥好么?”

“我梦到妈妈了!”

凌峰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心抽搐着,怀里的是我的至宝啊,老天爷,你真的那么忍心,脸上却还是那副温柔的表情:“妈妈一定是看到筱筱现在幸福的样子感到高兴。”

凌筱的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却被过长的留海挡住,哥哥,这五年来你为我吃了多少苦,连公司都无暇他顾,我怎么忍心再加重你的负担,呼吸有一瞬间的急促也被她费力压下。

“是啊,哥哥,这五年筱筱真的好幸福,有你和小巯陪在我的身边。”眼睛中充斥着满满的笑意慢慢陷入沉睡。只愿筱筱可以再多陪你一秒,我最爱的哥哥!

“外公……”欢腾的呼唤来自在远处玩耍的小巯,小身子飞扑进来人的怀里。

凌峰抬起头看向那个自己称为父亲的男人,岁月没有在他的脸上镌刻出沧桑,但他的眼神却充满了老态,仿佛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对这世界失去了探索的激情,一双清目恍如死水。

“父亲!”轻轻地把凌筱放置在躺椅上,替她盖好薄毯,凌峰站直了身子,眼神犀利的看着来人,同样的,凌子温也直视着阔别多年的孩子,下一瞬错开了视线,转投向自己的女儿,那一刻眼神变得复杂难懂,那里埋藏着太多的感情。

“自己去玩。”摸了一下小巯的头发,把人放开,凌子温向凌峰走近。

“峰儿,我放任了你五年,玩够了吗?”一字一句都敲击着凌峰的心。

“呵……父亲,这辈子我什么事情都顺着你,但这件事不可能,筱筱只能待在我身边。”

“你想反抗我?”

“这是你逼我的!”紧窒的氛围在两父子间盘旋。

“很好,很好……她破坏了我和敏沁,她的女儿现在还想毁了我的儿子。”凌子温愠怒的看向熟睡的凌筱。

“父亲,筱筱也是你的女儿。”

“我的女儿,怎么她不是你的爱人么,怎么又成了我的女儿,我的女儿……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哈哈哈……”

“父亲,当初是你选择了筱筱的母亲,为何你到现在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筱筱何错,她的妈妈何错,当年是你放任尚敏沁在雨中长跪,是你选择的……”

“如果当初不是筱儿怀了身孕我怎么会作出那种选择,凌筱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如果没有她什么都不会发生。”凌子温狠厉的低吼着,好像一只受伤的野兽独自舔舐着伤口,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所以你在我刚能主事就把一切交给了我一个人远离喧嚣,所以你让我接近那个人的女儿,够了……你们的情仇为何要迁徙到下一代呢。”

“是啊……逃避了那么久够了,凌筱那张讨厌的脸看久了也没有那么可恶了,那么现在,筱筱告诉爸爸,你的选择是什么呢?”凌子温恢复了温文,眼神扫向了凌峰的身后,那里站着早已醒来的凌筱。

凌峰惊恐的转身,看到的就是凌筱含泪的容颜,紧紧地拥抱着凌筱不断打颤的身体,凌峰的心在滴血,充血的眼睛紧盯着凌子温。

看着面前这个温柔的笑着的男人,这个五岁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的男人,凌筱抖得更加厉害,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却也是对自己深恶痛绝的人,呵……原来幸福的时间多一秒都是奢侈。

慢慢地掰开凌峰紧抱的双手,凌筱无畏的走到凌子温的跟前。

“爸爸,难道我五岁前的那些有您陪伴的欢乐时光都是假的么?”

“如果你没有愚蠢的染指我唯一的儿子,我大可让你保有那些假象,是你自己打破了这一切。”冷酷的语言从凌子温的嘴中说出,掷地有声,却也让凌筱倒退了好几步。

吸了一口气,凌筱转身回抱住凌峰。

“哥哥,我好冷,你能吻我么?”

下一瞬,两片炙热的唇瓣贴住了她的,凌峰吻得炽烈,仿佛想把所有的不安从凌筱的心中迫出。趁着凌筱换气的瞬间,舌伸入了她的口中交缠,相濡以沫,以此来证明着自己的真心。

凌子温在一旁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激烈的一幕,五分钟后凌筱虚脱在他的怀里,轻轻地推开凌峰搀扶的双手,抿了一下唇角向远处走去,渐渐的改走为跑。

凌峰想追却被凌子温绊住。

“想追打赢我再说吧。”凌峰拼命地挥动着拳头,直到啪的一声,凌筱倒在了地上。

“病人心脏极度衰竭,药物控制不住了,需要换心。”站在手术台旁听着医生的话,凌峰脑中一阵恍惚,换心!!!

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开着车子在疯狂的冲刺着,“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救我的筱筱……”忽然一阵喇叭急鸣,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

“刚刚送来一名病患,和卡车直接碰撞,确诊为脑死亡,家属已签署了器官捐赠书,马上为凌小姐准备手术。”

“常医生,病人停止了心跳。”

“准备电击!”

“砰砰砰……”

“病人恢复了心跳。”

睁开眼,看见的是白茫茫的一片,周围一圈不认识的人,一个可爱的小娃娃满脸泪水的盯着她。闭上眼,继续睡!!!

“哇……妈妈不要小巯了,哇哇……”

小娃娃洪亮的哭声打断了她装睡的美梦,睁开眼不解的看着面前的小娃娃,好奇怪,干嘛要对着我哭呢,眼睛转来转去,就是不肯望向那个小娃娃。

这时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推开了众人,来到了她的面前,仔细检查着,她很配合,只不过不懂为什么他要对着自己叹气呢,自己很乖啊!!!

“病患的心脏曾今短时间停止跳动,导致脑部缺氧,损伤了她一部分大脑,智力有所影响。”

凌筱看着跟前唯一认识的爸爸,闪现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看着面前的女孩,凌子温忆起了很久以前她趴在自己怀中撒娇的情形。后悔了么,这样的对待,天知道,仰头看天,下一瞬甩门而出。

“妈妈,你不要小巯了么?”小娃娃的两大泡泪水又有洒落的趋势。

“妈妈?”凌筱歪着头,指了指自己。

“嗯,妈妈,小巯最爱妈妈了。”小脑袋说完埋进了凌筱的怀里。

“叔叔。”看着一边长的和小可爱一摸一样的男人,他正用无比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让自己好温暖。

凌筱摇着头喊到,“走开啦!”小巯被她的大动作甩到了地上。

“抱抱。”下一瞬扑到了男人的怀里,顿时病房中又充斥着小孩子的哭声。

耐心的哄着怀里的小巯,看着床上安睡的凌筱,祁轩澈的脸上满是幸福。

筱筱,你总算回到了我的身边……

第二天大早,凌筱就醒了,看着床边上睡着的男人,再看看身边流了自己一脸口水睡得香甜的死小孩,伸出手摸了摸男人,孩子,发现左臂空荡荡的,仿佛那儿原本存在着什么,停顿了一下,又陷入了甜甜的梦乡。

……

一个妖娆性感的女子推着一辆轮椅在机场中缓步走着,不时低下头和轮椅上的男人交谈着什么。

我们隐约可以听到……

“就这样放弃你不会后悔?”女子挑衅的说着。

“现在的我已没有保护她的能力了,她应该配最好的。”低头看着自己尽废的双腿,男人的脸上浮出一抹苦笑。

“哼,这还真不像是你会说的话啊,怎么腿废了,心也废了么?”女子怒斥。

“呵呵……”男子但笑不语。

“哼,男人……”

“我有它陪着就够了。”男子举着手中的绒布袋子轻甩了下,袋中传出微弱但清脆的声音。

一架飞机升空,带走了一切。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