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5章 锦瑟无端五十弦(第二更求月票)(1/2)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路近似乎毫不动容地看着萧裔远,语气轻飘飘地:“年轻人啊,以为爱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可能吗?”

  他把对面墙上挂着的高清显示屏打开给萧裔远看,“你看看她的样子,不说她是不是人,就看这个样子,你还爱得下去?更不要说跟她生活一辈子。”

  萧裔远扭头看见的,是监控视频的控制页面。

  七十英寸曲面4k高清显示屏上,数个画面上下左右排列,显示的都是温一诺白天的生活画面。

  她的套房里只有浴室没有监控摄像头,卧室、客厅和小书房以及杂物间里都有很多监控摄像头。

  萧裔远皱了皱眉,“您这里不是唯一的监控吧?”

  “当然不是,一诺情况特殊,有一个专门的监控室只针对她一个人。他们要仔细研究她的行为举止和个人特性,然后筛选出同样的人来进行芯片实验。”路近不屑地撇了撇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他们得分散风险,啧,懂得还挺多。”

  萧裔远定定地看了一会儿监控视频的控制页面,突然“咦”了一声:“左下方那个画面里,诺诺在干什么?”

  这里放的监控视频是白天的录影,并不是即时的,这个时候温一诺已经睡着了,并没有活动的画面。

  路近眯着眼睛,“蹲在那里的那个?不知道啊……”

  他从办公桌后绕过来,凑到墙边的大显示器面前,仔细看那副画面。

  萧裔远不动声色拿出手机,把那个监控视频的控制页面拍了下来。

  然后走到路近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看这里。她是在写字吗?”

  路近点了点显示屏,放大了那个画面。

  这么大的显示屏,居然还是触摸屏。

  萧裔远看着路近放大画面,也看清了温一诺蹲在地上写的是什么。

  她歪歪扭扭地写了个“远”字。

  萧裔远其实刚才是随便指的画面,只是要吸引路近的注意力而已。

  现在看清了她在做什么,他的心神一阵激荡。

  就算她现在都不记得他了,智商也退化了,可是他在她心里,还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就像她在他心里,永远没人能取代一样。

  不过萧裔远还是没有什么表示,只是低低地叹口气,好像情绪特别低落,对路近说:“唉,那我走了,我过几天再来。”

  路近看着他的背影,声音有些冷:“……这就对了,你还有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何必浪费在一个不可能的人的身上?她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你父母会同意你跟这样的人耗一辈子?”

  萧裔远停下脚步,抬起头,想说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说,继续往前走。

  ……

  第二天,萧裔远找了律师,开始讨论建立信托基金的事情。

  他的ai远诺创立两年,已经在国际人工智能领域打响名头,不管是技术,还是运用,都处于绝对领先地位。

  特别是他那款带有人工智能功能的即时特效软件,更是卖得风生水起。

  更绝的是,他那款软件根本没法被逆向工程,这就意味着没法被盗版。

  一款好用的软件还不能盗版,能想象销售额和利润率有多高吗?

  所以萧裔远的公司现在最赚钱的产品,就是那款即时特效软件。

  而且他也在跟别的大企业合作,给他们的生产线开发适合机器人的人工智能系统。

  只要给他一点时间,又能成为新的赚钱产品。

  当然,萧裔远现在已经知道,他那款即时特效软件特别厉害,其实最大功臣,是温一诺。

  是她……真正给那款产品赋予了灵魂。

  这是现在所有研究人工智能的科学家们梦寐以求的理想和想达到的目标。

  萧裔远闭了闭眼,继续说:“……我最近有些忙,想专心研究新的项目。公司的管理职位我暂时没法担任了,以后挂名就行。我会成立一个不可撤销的信托基金,我和温一诺的所有分红,都直接打到这个信托基金里,不用转入我的银行账户。”

  他的律师是做信托基金的行家,立刻拿出一份模板让他填。

  现在的有钱人到了一定程度,都是会设信托基金,这样比较保险,特别是对有孩子的富豪来说。

  可律师知道,萧裔远不仅没有孩子,连女朋友都没有。

  只有一个前妻,就是拥有ai远诺一半股份的温一诺。

  现在他居然还跟前妻一起设立不可撤销的信托基金……

  律师在心底摇头,心想这些有钱人的心理,他是搞不懂。

  设立信托基金之后,萧裔远又跟老道士约了个时间。

  他挑了个张风起和温燕归都不在家的空当上门,关起来门来跟老道士说了一下午的话。

  直到温燕归和张风起快回来了才离开。

  他刚走没多久,温燕归和张风起就回来了。

  他们是去科学部的特别研究室看温一诺去了。

  温燕归挺想接温一诺回家过年的,那里的设备虽然好,可是家的感觉是再好的设备也代替不了的。

  可惜对方拒绝了。

  她闷闷不乐地坐在客厅里,突然想起来问:“刚才我在小区门口好像看见了阿远的车?”

  张风起心里也不好受,根本没注意那么多。

  他是开车的,现在都是目不斜视。

  张风起揉了揉额头,“是吗?我听说他这小子最近来的越来越少了。”

  “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前妻?”张风起冷哼一声,“早就知道这小子不可靠,终于显出原形了吧!”

  温燕归想为萧裔远说话,可这阵子萧裔远不仅没来他们家,去温一诺那边就更少了。

  这才几个月啊……

  可她也没法指责人家。

  就连至亲的亲人在这种时候也未必靠谱,更别说是非亲非故的前夫妻关系,他们之间又没孩子,她没这个脸要求萧裔远为她如今痴傻的女儿守身如玉。

  温燕归不想再提萧裔远,转了话题说:“不如明天我们再去找路教授,求求他?他是能够做主的人吧?”

  老道士这时从房里出来,听见温燕归的话哼了一声:“他要能做主,我们一诺就不会是那个样子了,更不会被强行拉去给人做实验!”

  “有路近在那里坐镇,只是能够确保那些人不出格而已。”

  “真的以为他的首席科学家头衔能够管住那些人吗?”老道士十分鄙夷地呸了一声,“那些人想出成就,就会不顾一切代价。什么时候都不缺少急功近利的人。”

  “你们还是好好想想,等我们都不在了,一诺会怎么样吧。”

  温燕归更难受了。

  她抿了抿唇,捂着胸口说:“……难道那么多科学家都没办法治好一诺吗?”

  “如果路教授都没办法,那些人屁都不是。”老道士虽然平时对路近表示的不太对眼,但是打心底里,他还是最推崇路近的。

  不管他是不是冒牌货,老道士还是觉察到路近的水平,不比他曾经最尊敬的顾祥文差。

  张风起瘫坐在沙发上,淡淡地说:“他们不会放过一诺的,连路教授的名头都抖出来为一诺抬轿子,就是在表示他们的决心啊……”

  路近的身份在高层不是秘密,但是在普通民众中知道的人很少。

  这一次借着“人工智能美少女”的名头炒作,甚至比路近这个并不露面的首席科学家都推出来了,可见幕后的人有什么样的能量。

  那是连霍绍恒都要忌惮三分的势力。

  老道士看了张风起一会儿,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如同河蚌一样闭紧了嘴。

  ……

  又过了一天,萧裔远找到赵良泽,说:“赵总,我暂时想集中精力做几个项目攻关,没有精力管理公司。我把公司委托给你们ssa私募可以吗?我授权给你,你有跟我一样的权限。”

  把这个公司托付给谁他都不放心,唯有给赵良泽。

  他知道赵良泽不是真正的商人,他和他背后的人都值得
为您推荐